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 公司新闻

公司新闻

服务支持

及时为您解答疑惑解决产品疑问请拨打咨询热线
咨询热线:

400-845-0788

021-60778788

售后服务:

周 经 理

13601920788

在线客服:
为您提供全方位的服务方案
公司新闻

中石化首条智能化管道成功投产

来源:美端电气   发布时间:2021-07-20 09:38

        “新东辛线投运工作准备就位,是否可以启泵?” 
    4月1日中午12时,东营原油库外输泵房内,所有人屏住呼吸,静静等待总指挥下达“启泵”指令。 
    “启泵!”对讲机内的回答干脆简洁。供输泵岗职工张建斌按下8#双螺杆泵的启泵按钮,胜利油田输齐鲁石化的原油进入管道。 
    4月3日11时,临淄原油库员工刘东开启L2连通阀、L3进罐阀,第一批原油进入1#储油罐,中石化首条智能化管道成功投产。 
    消除“定时炸弹” 
    4月,丁香花开。 
    广饶县李鹊镇十里堡村,有一座花园式院落——油气集输总厂广饶输油站。张小营在这里呆了3年,往年这个时节,他与同事最大的乐趣莫过穿梭在小道上闲看花开花落。伴随新东辛输油管道投产,张小营他们将迁至新广饶输油站。 
    东营至辛店(临淄)新输油管道投产后,胜利油田也将告别老东辛输油管道。广饶输油站是老管道上第二座输油站,承担着为管线加温加压任务。自1988年12月建成投产,老管道便肩负胜利油田向齐鲁石化输送原油的任务。 
    26年过去,老管道千疮百孔。1993年7月13日,这条管道上曾发生震惊全国的打孔盗油事件。东营至南辛店输油主管线因控制阀组被破坏,在广饶县花官乡外泄原油6000多吨,淹没农田近百亩。 
    老广饶输油站北5公里,就是广饶县城。广饶县油区工作委员会主任张俊勇说,老管道让他们整天“提心吊胆”。随着城市发展,建设之初位于县城之外的管道逐渐穿城而过,个中压力不言而喻。老管道犹如一颗“定时炸弹”,最近一次,排查出各类隐患197处。 
    新管道投产,197处隐患彻底消除,张俊勇他们心中的石头落了地。因为新管道绕开广饶县城主城区,位于城南的老广饶输油站也改作他用。 
    今年除夕,老管道上发生一起打孔盗油案,嫌疑人曾三次于同一处盗油。新管道的智能改进,有助于防范此类状况。在管道泄漏检测方面,监控系统能检测小于每小时五立方米之内的小流量泄漏,定位精度从原来1000米精确到300米,流量大时可提高到50米。 
    新增设的4个截断阀室,可实现应急状况下的紧急切断功能。当两端流量损失在50立方米每小时之后,管道输送自动关断系统将在2分钟之内自动关闭全线输油设备。通过紧急泄压流程,自动控制抽油泵启停,尽快降低管道压力,回收原油,避免原油泄漏和大面积环境污染。 
    东辛输油管道项目运行组邢量介绍,管道经过引黄济青、四干等引用水源时,采取玻璃钢两级防护,“保证百年不漏”。 
    年增供油能力500万吨 
    “东辛线是齐鲁石化公司的生命线。” 齐鲁石化宣传部部长聂树栋对记者说。 
    作为胜利油田至齐鲁石化炼厂的唯一供油管道,新管道投产对齐鲁石化来说,意义非同小可。齐鲁石化去年炼油1030万吨,其中胜利石油就占了46%,约480万吨。 
    这条生命线却让他们心里不踏实。管线老化,加之日益加剧的腐蚀程度与人为因素的破坏,“一旦管线出现问题就得停输检修,影响原油输送量,库存就易告急。”聂树栋道。 
    聂树栋的担心并非空穴来风。1993年“7·13”事件,导致管道停输16小时,向齐鲁石化供油受阻,向沪宁国家重点工程供油的专列滞留胶济线,损失重大。 
    对新管道,齐鲁石化可谓翘首以待。聂树栋说,从现在公司炼油和化工的匹配来说,炼油的规模确实是小了些。目前齐鲁石化每年炼油约1000万吨,乙烯80万吨,存在大马拉小车现象。要想达到合理匹配,炼油至少要在1300万吨以上,1500万吨到1600万吨左右比较合理。 
    一方面是炼油能力不足,另一方面是现有装置吃不饱,齐鲁石化公司很着急。齐鲁分公司副总经理孟祥德说,“11·22”后,东辛管道降压减量运行,每年300余万吨的原油输送量让齐鲁石化常常“饿肚子”。 
    实际上,齐鲁石化公司已经在进行1300万吨炼油能力的改造。孟祥德表示,改造完成后,他们需要胜利油田输送更多的原油,新管道的投产恰逢其时。  
    胜利油田基建处处长肖文功是两条输油管道的参与者和见证者。据他介绍,原东辛输油管道口径529毫米,新管道口径则为610毫米。新管道外层“穿”上了30毫米聚氨酯泡沫保温层,为管道全线保温,一层厚厚的“黄夹克”可以减少原油输送途中的热量损失。 
    肖文功表示,建成后的新东辛输油管道年输油能力将由目前的300万吨提升至800万吨。 
    新管道投产无疑给齐鲁石化公司吃了一颗定心丸,并彻底排除违章占压、腐蚀穿孔及承压能力降低等安全隐患,“只有安全,我们心里才踏实。”聂树栋说。 
    石油管道建设困局待解 
    “难”是新管道建设时各方最大的感受。 
    肖文功记得,去年10月开始,他们连续4个月每天晚上开会研究管道施工事宜。他手机里的88条短信,记录了协调的过程。 
    广饶境内动工后,沿线拆除蔬菜大棚36个,而且还要穿越益羊铁路、广青路等9条。这些因素,给施工带来极大困难。县油区工委和有关街道的工作人员一遍一遍地上门协调关系,几乎“磨破了嘴皮子”。广饶县委、县政府也把新管道建设上升为一项政治任务,在政策上给予最大支持,县主要领导几度到施工现场督导。 
    时间紧,任务重,承担施工任务的建设单位面临着严峻形势。施工中,他们还要解决工农关系复杂、地形地貌多样等困难。春节期间,参与建设的员工放弃休假,加班加点保证管道进度。 
    新管道投产后,受益的只是两端的企业或地方政府,但管道过境的地方政府除要提防出现管道隐患,还得承担管理责任。根据相关法律规定,管道建成后两侧50米范围内不能做大型建设和规划。据了解,一条胶东到广饶的石油管线,4年未竣工。 
    地方和油田的表述如出一辙,“穿过广饶,却给广饶带不来任何收益。出力不讨好,无形中影响着地方积极性。正因如此,广饶曾提议新管道绕行。 
    几经协调,新管道在广饶的路径最终确定,管道西移,绕开中心城区,工程得以顺利实施。 
    中国石油大学(华东)经济管理学院教授高新伟指出,管道建设是公司行为并非政府行为。而且,输油管道不同于输气管道,“输气管道可帮助解决地方用气,输油管道过境的地方无利可图”。他提出了“国家管道建设”的概念,发挥国家优势统一规划,由地方政府分段建设和管理管道,谁使用谁交费,即理论上的“过境费”,为地方政府创造收益。但这种做法可行性到底有多大,还有待实践检验。
服务热线:400-845-0788    点击咨询